<b id="nkx3b"><form id="nkx3b"></form></b>
    1. <cite id="nkx3b"></cite>
      <cite id="nkx3b"><span id="nkx3b"></span></cite>
        1.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議事論事/違背誓言且違法 喪失議席與人無尤\江樂士

          2020-11-14 04:23:58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香港國安法具體條文出爐前,那些過去曾公然勾結外國勢力,損害香港貿易地位,并要求外國制裁特區官員的人,難免擔心會被起訴。但國安法實施后,這些人隨即鬆了一口氣。國安法第39條列明:“本法施行以后的行為,適用本法定罪處刑。”換言之,該法不具追溯力。然而,這不代表他們從此不需承擔責任。

            7月30日,選舉主任以不符提名表格上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聲明為理據,DQ了12名第七屆立法會參選人,其中包括公民黨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以及時任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

            事實上,去年9月2日,美國國會正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連同兩名黨友,曾致函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在參眾兩院的領袖,鼓勵他們干預香港事務,要求美方盡快通過法案,授權美國總統制裁中央和特區官員,包括凍結其在美資產或拒絕入境。而早在去年8月,楊岳橋及郭榮鏗便已赴美并在多場會面中,乞求美方採取措施制裁特區政府。

            公民黨於去年8月28日公布,兩人在亞洲協會紐約總部的座談會上,“展示‘反送中運動’以來警察對待示威者的濫權及濫暴行為”,之后又稱“楊岳橋促請相關組織向其國家通報,要求該國政府禁止出口人群控制武器及設備到香港,以及不再向香港警隊提供培訓課程。”

            更有甚者,二人離開紐約后,會合涂謹申及葉建源,應美國國務院邀請,到蒙大拿州參與“香港─美國立法機關交流團”,其間兩人“表明支持通過2019年6月提出的《美國─香港政策重新審視法》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2019》”。當然,在二人“成功爭取”下,兩項法案最后都正式成為法律,美國進而取消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并對特區官員實施制裁。

            要為過去所作所為負責

            另外,郭榮鏗於去年10月時,作為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副主席本應主持選出新主席。但他非但沒有安排選舉,反而在其后長達7個月的17次會議期間,阻撓選舉進行,立法會無法履行基本法73條授予的職權。由此產生的問題是,若立法會議員慫慂外國勢力採取對香港和香港官員不利的舉措,或妨礙立法會正常運作,廉政公署是否應該就其涉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展開調查?終審法院曾於2005年解釋,如果公職人員在執行公務過程中,故意作出失當或不恰當的行為,而未能提供合理解釋或理由,且失當行為嚴重時,即屬犯罪(FACC 14/2004)。因此,假如身為公職人員的立法會議員,要求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試圖損害警隊,或嘗試癱瘓立法會,基本已符合“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要素。

            選舉主任DQ四名立法會議員兩周后,全國人大常委會於8月11日決定第六屆立法會“延長任期不少於一年”,特區政府隨后宣布現任立法會議員任期隨之延長,但這卻產生了一個弔詭的情況,既然有4名議員被裁定不符合參選資格,必然意味他們也不適合繼續擔任議員,有關問題必須盡快解決。

            11月11日,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如果立法會議員宣揚或支持“港獨”主張、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并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或具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

            既然選舉主任已在7月30日認為4名議員不符參選條件,他們喪失議席就是再自然不過之事。即使暫時沒有違反國安法,但他們以往的所作所為還是不能被一筆抹去,當局有必要展開調查。公民黨之流過去已經傷害得香港足夠多,現在香港市民終於可以送走這班瘟神了。

            註:原文刊於英文《點新聞》,中文版由編者所譯,有刪節,標題為編者所加

             律政司前刑事檢控專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学生自慰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