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nkx3b"><form id="nkx3b"></form></b>
    1. <cite id="nkx3b"></cite>
      <cite id="nkx3b"><span id="nkx3b"></span></cite>
        1.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點擊香江 > 正文

          ?點擊香江/部分反對派議員的“鬧辭”有用嗎?\屠海鳴

          2020-11-13 04:23:25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明確經依法認定不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的立法會議員即時喪失議員資格,香港特區政府據此宣布郭榮鏗等四人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這是維護香港特區憲制秩序的務實之舉,人大決定具有法律效力,得到了香港社會各界和廣大市民的擁護和支持。

            然而,立法會部分議員卻表演了一場“鬧辭”的醜劇,試圖吸引眼球,博得同情,爭取外國勢力的干預。

            什麼叫“鬧辭”?就是“喧嘩、攪擾、發洩著要辭職”。議員辭職是有法律程序的,他們還沒有走到履行辭職程序的階段,還沒真的辭職。“鬧辭”重在一個“鬧”字,就是要污衊全國人大“政治打壓”,抹黑特區政府“一權獨大”,蠱惑市民跟著起哄,引導外國干預香港事務。這齣戲也許會讓他們最近幾天成為國際輿論的話題之一,也許美歐等國的政客會發表幾句廉價的同情之語,但不會給予實質性支持。部分反對派議員的“鬧辭”有用嗎?

            “鬧辭”本質上是對抗中央

            全國人大常委會立規矩,主要明確了立法會議員喪失資格的“五項條件、一個程序”。“五項條件”是: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并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一個程序是:“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由此可見,郭榮鏗等四人喪失議員資格,并非因為“拉布”,而是在擔任第六屆立法會議員期間,有的以“民主自決”或支持“香港獨立”作為“自決”前途選項來處理香港體制;有的尋求外國政府或政治組織干預香港事務;有的反對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國安法等等,觸犯底線,證據確鑿,沒有資格作公職人員,特別是不能佔據立法機關的席位。

            “鬧辭”不影響立法會正常運作

            而“鬧辭”的15名反對派議員,甘愿把自己與郭榮鏗等四人捆綁在一起,說明他們與郭榮鏗等四人的政治理念相同,是一丘之貉!因而,“鬧辭”是以行動對抗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對抗“一國兩制”方針,是典型的“政治攬炒”,本質上是對抗中央。

            “鬧辭”議員甘愿出局,對立法會運作有影響嗎?不會!基本法第75條訂明,立法會舉行會議的法定人數為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二分之一。特區政府早前表明不會安排補選,而留下的議員仍然可以讓議會繼續運作。事實上,這些攬炒議員的出局,只會令立法會生態好轉,沒有了他們的攪擾,立法會的運作將更加規範有序。

            當然有人會擔心,今后立法會監督政府的職能會不會削弱?這種擔心是多余的。理由有三:

            首先,立法會從來都容納反對派的存在。只要是依法行使議員的權力,沒有違反基本法和議事規則,議員都可充分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其發言的權力也受到基本法相關條款的保護。

            其次,攬炒派議員的目的是“革命”,他們并非真心監督政府,而是要癱瘓和推翻政府;并非為了建設,而是為了破壞;并非要把事情辦好,而是要把事情搞壞。他們公開表達了這些觀點;十月份立法會復會后,他們就是這麼樣做的。

            再次,建制派議員監督政府的作用會發揮得更好。特區政府提交立法會的議案不可能都是十全十美,議員的職責就是站在不同角度“挑毛病”,令最終通過的議案更完美,更好地造福市民。以往,對於政府提交的議案,建制派議員也并非“一路綠燈”,而是提出了許多建設性意見;今后,沒有攬炒議員的攪擾,建制派議員會盡心盡力履職,讓立法會的功能發揮得更好。

            所謂“議會戰線”已經崩潰

            針對香港立法會部分議員“鬧辭”的做法,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指出,部分反對派議員在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有關決定后“鬧辭”,充分暴露了部分反對派議員為了政治私利而罔顧市民利益的本性,再次表明了其與中央對抗的頑固立場,實際上是挑戰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解釋和決定,對抗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這個定性的分量是很重的,不知道反對派議員是否聽懂?“鬧辭”的議員如果報名參選下一屆立法會議員,“鬧辭”一事將成為其污點,選舉主任可質疑他們是否承認中央對香港行使主權,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相信很大機會會被取消參選資格。

            發言人接下來話分兩頭說,一頭是:“我們要正告這部分反對派議員……”另一頭是“我們注意到,還有一部分被標籤為‘反對派’的議員沒有被綁架上‘總辭’的戰車,而是選擇繼續履行議員職責,這樣的明智之舉值得肯定。”

            事實上,這次被DQ的只有郭榮鏗、楊岳橋、郭家麒、梁繼昌四人;其他議員愿意“自我捆綁”,只會給自己製造悲劇,斷送政治前途,無異於“政治自殺”。不過,議員辭職有法定程序,之所以稱他們是“鬧辭”,就是屬於“揚言辭職”的階段,還沒有履行辭職的相關手續。也就是說,“鬧辭”的議員還有反悔的余地。何去何從?應該仔細掂量!

            眼下,香港反對派已站在政治前途的十字路口。中央畫出紅線后,反對派到底是選擇做“一國兩制”和香港特區的建設者,還是破壞者?是在政治規則下參政議政,還是越出紅線肆意妄為?必須做出選擇,這關係到他們的政治生命。

            香港反對派須看明白:利用參政議政的權力對抗中央、反對“一國”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反對派的所謂“議會戰線”已經崩潰了!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学生自慰免费网站